当前位置:首页>> 专利新闻>> 国际新闻>> 具体文章
 
苹果为何放过宏达电
文字显示大小选择:【
如果你是世界重量级拳王,你的敌人已经被你逼入墙角。

此时,你会再出一记重拳,完全击倒敌人,拿下胜利腰带?还是伸出友谊之手,拉起这个即将丢出白毛巾的对手,握手言和,共享拳击场上的荣耀?

全球市值最大企业,苹果公司执行长提姆·库克(Tim Cook)无疑正是全球科技界的世界重量级拳王,他的对手宏达电两周前(10月26日)才刚宣布,2012年第四季预估营业利益率仅剩1%,等于提前宣告面临亏损边缘;接著,11月6日更公告,10月营收创下8个月来新低,市值一年半来已蒸发超过9000亿元的宏达电,未来的前景在所有的外资分析师眼中,几乎已经等于送入加护病房,正在等待急救。

空前大和解:库克破例发新闻,持有专利也互享

20天后,美国法院针对苹果控告宏达电的侵权官司,即将宣判。以在美国苹果控告三星官司为例,所有的事证,在在显示都对苹果有利,所有的人,包括两年前决定向宏达电提告的已逝苹果创办人乔布斯(Steve Jobs),恐怕都会选择挥出专利战重拳。

但库克却作出一个令全世界都难以置信的决定。

11月11日,一封苹果与宏达电联合挂名的声明稿,震撼全球科技界!短短208字声明的内容是:“HTC与Apple已达成全球和解协议,此协议包含双方所有专利诉讼均撤销并签订期间为10年之专利授权契约。本件专利授权范围涵盖双方现有与未来所持有的专利。”

库克甚至史无前例地与宏达电一起发新闻稿,亲自表示:“我们很欣慰能与HTC达成和解,我们会继续聚焦在产品创新。”

也就是说,从现在开始的未来10年内,苹果不只不会对宏达电发动法律攻击,并且连它涵盖面极广的专利内容,都通过交叉授权的方式,分享给宏达电使用。

“这是前所未见的大利多!过去30年来,不要说是对手,就连合作伙伴,苹果也从来没对任何一家公司这么慷慨过”,一位拥有10年专利诉讼经验的律师说。

尽管研究机构Sterne Agee猜测,未来宏达电每卖出一支手机最高就要付苹果6到8美元的授权金,换算成毛利率,每支会减少近3%利润。若以1年3500万部出货量算,宏达电2013年须付2亿8000万美元的费用给苹果,代价不小,但总算是买到一件金钟罩铁布衫,足以在未来避开许多不确定性。

问题是,除了多拿到一笔钱之外,这对苹果究竟有什么好处?“如果乔布斯还在世,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。”曾任三星与宏达电Android系统顾问,仕橙3G教室技术总监陈俊指出。

2010年3月,苹果控告宏达电的12款手机,侵犯iPhone 20多项专利,大动作引爆智能型手机的专利战火。

当时乔布斯亲自发表声明:“我们认为良性竞争是有益的,但对手应使用自己的原创技术,而不是剽窃我们的(专利)。我们可以起身行动或坐视竞争对手窃取我们的专利发明,我们已下定决心要采取法律行动。”

乔布斯对于Android系统,可以说是恨之入骨。根据《乔布斯传》作者艾萨克森(Walter Isaacson)的引述,乔布斯曾说:“他们不是小偷,而是大盗。我要摧毁Android,因为这根本就是偷来的东西。我要发动热核战,让他们活活被吓死。”在乔布斯眼中,Google只有查找引擎做得不错,其它像Android和Google文件“简直狗屎不如!”

之所以乔布斯会如此生气,是因为苹果开发出iPhone、iPad等划时代创新产品时,Google前CEO施密特(Eric Schmidt)还是苹果董事会成员。而就在iPhone问世没多久以后,施密特离职,接著宏达电就推出了Android平台的手机,不仅同样标榜著多点触控技术、滑动解锁等功能,外型与质感也几乎雷同。

时间点与结果都如此巧合,让乔布斯有一种被骗的感觉,他在《乔布斯传》中非常愤怒地说:“他们就是要置iPhone于死地,我们绝不能让他得逞!”虽然告的对象是宏达电,但事实上,他是在对Google提出警告。

关键字:4G专利、联合国、库克

然而,他辞世才一年,接班人就打破了铁则,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“只要库克当家,苹果宁愿想方法设法解决分歧,而较不愿意与对手对簿公堂。”

波士顿扬基集团(Yankee Group)分析师侯艾(Carl Howe)说。艾萨克森也曾说过:“乔布斯不会愿意和解,但库克会。”

库克的个性和乔布斯完全相反。乔布斯是个偏执的艺术家,凡事追求浪漫与完美,对于原则也有高度坚持。库克却是务实的执行者,素有“报表先生(Mr. Spreadsheet)”之称的他,擅长冷静分析,所有的决定都是根据数字,权衡利害得失后才做出。

在专利上,过去乔布斯带领苹果的一贯态度是不授权,以专利巩固使用者的独特使用经验,一旦觉得遭受侵犯,就是对战到底,这是这位传奇CEO对自己研发成果的坚持。

但是善于阅读数字的库克,却读到了专利权大战之外,一个更不利苹果的变化。

宏达电为何能和解?停战前还在送证据,一度惊动联合国

根据本刊独家拆解苹果、宏达电双方法律诉讼12份文件往来纪录显示,苹果对宏达电的专利战争从2010年3月开始,直到2012年的10月31日,双方的攻防都仍相当激烈。

尤其宏达电,对苹果的专利攻击,同一时间从守势改采攻势,从2012年2月至10月,光单一诉讼双方就向美国法院进行了62次文件攻防。

苹果则是在2012年6月,提出反托拉斯诉讼,指控宏达电滥用4G专利,违反反托拉斯法,甚至惊动联合国电信联盟出面开会调停。

从法院纪录分析,宏达电是边打边谈,打到和谈结束前一刻,直到和解宣布前10天,宏达电都还在递新证据,准备言英寸辩论。这显示,双方是在战争中摸索著寻求互信与和解基础。

库克为何弃战?苹果打宏达电,反拉抬三星市占率

原本,宏达电是美国智能型手机市场中Android的王者,但在苹果的专利战强攻下,宏达电的确遭受到了压制,苹果表面上看起来得到胜利,但实际上,并未从这场专利大战中获益。

2012年第三季,三星的全球市占率已经超过3成,比前一年成长超过10个百分点,苹果的市占率最高峰时也未越过25%,宏达电从单季最高的10.7%,下滑到现在的4.07%。流失的市占率不只没有给苹果带来好处,反而让三星渔翁得利。

最明显的,是2012年5月,美国海关因苹果的专利权官司而卡住宏达电销往美国的手机,因此2012年第二季,与宏达电同为Android阵营的三星市占率,就比前一季成长了3个百分点,苹果打宏达电等于免费奉送三星3个百分点的成长率。

拥有美国律师资格,“有物报告”网站创办人周钦华认为,库克并非不在乎使用者的独特使用经验。但当他发现Android的市占率并没有因为这些诉讼而减少时,务实的他,已经发现苹果与宏达电的这场战争,没有打下去的必要。

库克为何加码?在Android阵营,培养对付三星的高手

和局,是苹果与宏达电双方最好的选择,只是令人讶异的是,库克竟然加码与宏达电进行10年的专利交叉授权,这一步棋,可说是库克把宏达电变成了刺杀三星的秘密武器。

“这是excellent strategy(绝佳策略)!苹果这一招,可说是一举数得”,台大国企系教授汤明哲点出其中关键。

汤明哲观察,Android阵营打到现在,已经从规格战走向价格战,一旦如此,三星必然坐大,这是苹果不希望见到的结果,因此“它必须要释出手上的资源,培养一个可以对付三星的高手。”

但这个高手的挑选就很重要,“太弱的,扶不起来,给了资源也没用;太强的,还怕它反过来咬你一口”,汤明哲说。

宏达电,恰巧就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。“你说它现在有多厉害也不是,但也不能说它无足轻重,就这么刚好生不生、死不死的挂在那里,”汤明哲说。

更积极来看,“未来苹果还可能靠宏达电,从Android阵营中捞到一点好处”,汤明哲说。综合起来,是一个双赢的局面。

虽然苹果2012年在对三星的专利战争中,打了一场获赔逾10亿美元的大胜仗,但对不缺现金的苹果来说,这只是赢了面子,三星的市占率并未因此而下降。

这里,凸显了这两强对决,苹果无法占上风的原因。苹果与三星分属两个不同的操作系统,消费者若不买苹果,Android是目前最具吸引力的选择。而要削弱三星在Android阵营中的影响力,唯一的方法,就是在Android阵营中,培养出一个可与三星抗衡的对手。

因此,苹果与宏达电不仅达成和解,甚至破天荒地与宏达电签订10年的专利交互授权合约,苹果对宏达电的态度才会从一开始的欲除之而后快,转变成为现在的力挺。

一位王雪红核心幕僚指出,“虽然这样讲不太好,但我们绝不否认,HTC是唯一可在美国市场与三星一较高下的Android阵营的品牌。在中国市场,大家说我们输给中兴,变成第五名,这个数字的计算基础是有问题的,我们是只玩(人民币)1500元以上的市场,根本不玩(人民币)800元以下的低价市场。”

坚持走中高价路线,不打低价战争的宏达电执行长周永明,2012年曾不断被外资分析师唱衰,即使近一年宏达电连续调降两次财测,他也不愿松口打低价战。

如今这个坚持,终于等到了契机。跟三星一样走中高价路线的周永明,才能够成为库克心目中,够格扮演狙杀三星智能型手机市场的苹果刺客。(撰文:林俊劭、林宏达,《商業周刊》)
本文关键词:苹果,HTC,宏达电,专利侵权纠纷
本文已经被阅读了:2020次
2013/1/10 10:42:45作者:林俊劭、林宏达 摘自:《商業周刊》 编辑:白雪
 
 → 相关文章:

商业(技术)秘密保护专项服务

  • 商业秘密保护

  • 专利恶意诉对专利恶意诉讼

  • 律师收费标准收费

  • 中国专利律师网简介

  • 服务范围

  • 专利侵权诉讼 代表客户发动或应对专利侵权诉讼,进行纠纷解决方案设计和评估,进行取证和技术文献检索,协助客户确定争议的警告、调解、和解方案,协助客户制订诉讼后的应对措施。
  • 专利无效 代表客户发动或应对专利无效请求,进行纠纷解决方案设计和评估,进行取证和技术文献检索,协助客户确定争议的调解、和解方案,代理客户进行无效复审后的行政诉讼。
  • 专利国内和国际申请 协助客户进行专利申请方案的确定,进行在先技术检索和分析,确定申请文件的具体内容。
  • 专利侵权行政查处 代表客户发动行政投诉或应对专利侵权的行政查处,进行解决方案的设计和评估,进行取……
  •